同人文放置處(有寫有更就丟)
基本上沒特定的CP、大概也不會開車。
最近主吃鬼灯與刀亂~

(被和諧就丟石墨跟P站)

『紅』-清審

『紅』清X審  (給朋友的推坑文)
--------------------------------------------

審神者是個嬌小話不多的女子。
艷紅,和自己一樣的顏色。

這是加州清光對自己主人的第一個印象,就如同其它刀一樣,打從現形開始除了 依附自己的主人靈力以外沒有其他證據能夠證明自己的模樣與存在的事實。所以這樣窘迫的情況下說不定會誤以為自己愛上自己的主人了。

但清光完全不會煩惱這件事情。
我就是想要被愛、被關注、可愛並成為唯一,這就是我,和主人愛不愛我並不衝突。
所以清光跟在這位嬌小並艷紅的審神者身邊泰然自若,即使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也不曾急於去確認自己是否被愛的這件事情。
在閒暇時間待在主人的身旁聊一些女孩子的話題,例如什麼樣的衣服很可愛啊~什麼樣的打扮很適合這個季節啦~擦什麼顏色的指甲油可以代表今天的心情之類的話題,偶爾會看到自己的主人露出有些尷尬的表情,好像並不太專研這些知識,這往往讓清光心底竊喜一下,只在心底,從不表形於色。

「主人,我幫妳擦指甲油吧!」

清光笑著晃晃手上跟彼此一樣的顏色。
旁邊還放了兩瓶沒有顏色的油罐。

「不用…我沒有這個習慣…」審神者拿著扇子遮住自己一半的臉,表情無法看完全,但對清光來說對方猶疑的眼神充滿著複雜與無奈。

「沒關係啦~女孩子本來就是要打扮得可愛啊~想要可愛並沒有什麼不對喔?啊!主人不管幾歲對我來說都還是像個小女孩一樣啦!」

其實根本和可愛不可愛無關,只是說了這樣的話主人就會因為不知道該回答什麼而就答應他很多事情,某方面來說就好像抓人不專的地方使壞一樣,但清光才不會這麼說,他認為這是他個人式的撒嬌而已。

所以審神者將自己過長的袖子拉了拉,伸出了比清光還要小上很多的手出來。清光將所有指甲油的蓋子旋開然後用左手輕輕握住了自己主人的手。

好小。

和自己覆滿刀繭的手天差地遠。
這就是因無法承受刀劍重量而發抖一邊又用力握住自己刀柄的那隻手嗎??
這樣的手跟自己比起來還真的是滿可愛的。

清光拿起其中一瓶沒有顏色的底層油,用蓋子下的刷子小心的將過多的油給用玻璃瓶口刮除。
清光聳了聳肩,小小的深呼吸一口氣。

「那麼,我要擦了喔~」不知道是出於什麼用意而這樣宣告著。

清光小心的將底層油擦在審神者的右手拇指上,底層油很快就會乾完全不需要等。

「這是底層油,可以修飾指甲上的紋路,在上色的時候會比較平整好看些。」
「…清光對指甲油很有研究呢….」
「嘿嘿,還好啦…我喜歡擦指甲油,感覺可以很投入在裡面…」清光再沾了一次,將刷子覆上了審神者的食指「該怎麼說呢?感覺和手合的時候很像唷!」

審神者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清光微低的頭讓瀏海遮住了半邊臉,微微顫動的睫毛下專注的在自己的手指上小心翼翼地塗刷著。

「這是清光喜歡擦指甲油的理由嗎?和手合很像?然後不用流汗這樣?」

清光將視線揚起看著提問的主人,他看到對方很快的又將視線放在自己的指甲上。

「欸?不是啊…換左手吧。」清光握起了另外一隻手「是因為可以專注然後很可愛啊…」
「指甲油?」
「是專注這件事情讓自己變得很可愛。」
「原來如此…」

清光發現自己主人左手的無名指旁有個小繭,他輕輕的用指甲戳了一下。

「主人是左撇子?」
「是的。」
「這是筆繭吧?主人經常用筆嗎?」
「以前在學習的時候是滿常用到的,但是可能拿筆的姿勢不太對,所以才有這個繭吧?」
「不痛嗎?」
「現在不痛了。」

清光微微嘟起嘴哼了一聲。
左撇子啊…滿有意思的。

「幾乎沒有武士會用左手持刀喔…」清光打趣的說。
「是嗎?既然有左撇子,不也有左手持刀的武士嗎?是說你們兩手握住刀柄的時候我其實搞不太清楚這有什麼差別嗎…」
「持刀的時候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左手接近刀柄尾端。初學者都用右手使力但其實是錯誤的,下方的左手才是真正的主軸。一般即使是左撇子拿刀大概也是這樣的握法吧?」

他想起了以前似乎也有人在指導時對其他人說過這番話,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總是記住這些不是很重要的話語,現在由自己對著主人說出來的感覺非常奇妙。
也非常的令人懷念。

清光將底層油全部上完,接著他拿起上色用的紅色指甲油,他笑著把罐子拿到審神者的眼前輕晃,好像要對方看什麼。

「這是很重要的步驟唷~」
「握刀的方法嗎…?」
「不是啦!我是指我要上色了啦!!」清光看著審神者詫異的表情笑得不能自己。

上色的時候有自己習慣的方法,先擦一層薄的,再擦一層厚一點當第二層的補色,使顏色看起來更均勻更飽實一些。
為了避免擦出指甲範圍外,這層格外的需要小心及專注。
清光突然想起在本丸當中貪杯的次郎應該會抖著手把顏料給塗出指甲外吧?
在刻意打扮得像藝妓的外貌下,高大、壯碩、還有著手抖的毛病…簡直是慘不忍睹。

結論,不可愛。
喝酒容易壞事,果然從小地方就能得知。

「主人沒發現我們都沒有人是左撇子嗎?啊…短刀除外,他們雙手共用的。脇差以上的刀都沒有人用左撇子在使刀的唷~」
「是嗎?我看你們在本丸拿刀的時候是用右手拿刀的啊?」

這次換清光愣住了,他睜起雙眼失笑的看著自己的主…不懂刀卻擁有刀的主。
他搖搖頭,繼續手邊的工作。

「主人…那是因為我們在本丸內啊,用左手拿刀是很不好的示範。大家看了也會不高興的。」
「為什麼?」
「要說為什麼的話…」

將對方的右手抬高至自己視線下方一點的位置,確認每一個指甲都塗得均勻。

「用左手持刀不就表示我隨時可以拔刀殺人了嗎?」

清光看著自己的主人鮮紅色的眸子,上面似乎倒印著自己看不清楚五官的黑影。
他輕輕的轉動著裝著過於顯眼顏色的罐子,忍不住的這麼想著──

紅色  果然是很適合對方的顏色啊…

清光笑了一下放下對方的右手,接著自動的牽起對方的左手開始繼續上色作業。

「雖然在本丸內大家是右手持刀,可是配掛的時候還是掛在左腰際的,所以大家還是右撇子拔刀。」
「那左撇子的武士怎麼辦?拿刀就改成右撇子嗎?」
「...應該是吧?就跟學樂器一樣,拿著樂器的時候就換隻手操作,拿筆或是筷子再換回來囉?」
「…真是隨興…」審神者聳了聳肩,雖然只是擦個指甲油但自己卻全身僵硬。清光稍微加重了握住手的力度,暗示對方不要亂動。

「說起來…脇差以上的刀好像都很自然的靠左邊走也是這回事嗎?」
「欸!主人發現啦~」清光的眼睛都亮起來了「是這樣沒錯喔~要是佩掛著刀不靠左走,刀鞘就有可能會互相碰撞嘛~那畢竟很尷尬吧。」
「…碰撞有什麼其他的暗喻嗎…」

清光像貓一樣的瞇著眼對著審神者微笑。

「就是男同士之間會懂的暗喻啊。」
「咦……..!?什麼…?」
「充滿著激情跟汗水的那種。」

看著自家主人圓著眼不知所措的表情真是令人愉快啊~肯定在腦海中胡亂地確認一些自己亂七八糟的猜測吧?

清光撇過頭用自己的臂膀遮住嘴,怕自己忍不住大笑出來。

「什麼啊…清光,說清楚。」
「嗯?我指得是決鬥啊…要不然兩個男人刀碰刀可以做什麼…」清光非常認真的看著自己的主人,「請主人不要想色色的事情,男同士之間的性愛在民間並不普遍,至少我那個時代來說只存在在有特殊癖好的暴發戶中跟類似我們這樣的屯所內而已。」

自己現在的嘴角一定憋得很扭曲。

「那你就說決鬥啊!什麼男同士之間的暗喻啊!我才沒想色色的事情,是清光自己想的吧?」審神者不管自己的手會不會遭殃,直接一掌往清光的臂膀拍去。一邊抱怨著清光講那什麼東西嘛!鬼才聽得懂。

清光一邊忍笑一邊假裝安撫對方指著自己手上的指甲油作業還未完成。

「唉…人家是河下游的孩子嘛…開開這方面的玩笑是很正常的啦。還請主人見諒啊。」

清光看著對方撇過頭去,忍不住的戳了一下手上的那個小繭。

「我要擦最後一層了喔,擦了之後就會變得比較有光澤。」清光拿起最後一罐一樣無色的指甲油。
「我覺得指甲上面好像被什麼東西蓋住的感覺…」
「習慣就好、習慣就好。」

第三層的表層油是最後一個步驟了,好不好看的結果仰賴著剛剛上色的厚度夠不夠,只要表層油乾了之後就大功告成了。
在彼此靜默之間飄散著特殊的油味,雖然不知道對方感覺怎樣,清光是一點都不討厭的。

啊…快樂的擦指甲油時間要結束了…下次什麼時候還可以再幫主人擦呢?要等到掉色好像還要一段時間吧?下次主人還願意讓自己擦嗎?

清光撥了肩上的頭髮,誇張的垂下肩大嘆一口氣。

「…怎麼了?」
「沒事。」

清光專注的將表層油覆上鮮豔的紅色指甲上。
最後的步驟清光保持沉默,安靜的將一片片的指甲覆上亮澤的油,像極了當時鍛造自己最後一個步驟的親父一般。
他感受著手掌傳來的溫度與觸感,和鋼鐵完全不同的事物。
柔軟而脆弱。
和自己不一樣的存在。

將表層油塗上最後一片小指的指甲上時順便宣告結束。
清光表示現在只要讓指甲上的油自然風乾就可以了。

「啊…剛剛還沒說完,關於那個左撇子持刀的事情。」清光收拾著罐子。
「嗯?」
「左手持刀對持刀者來說可能會變成一個弱點。」
「喔?是嗎?」

清光看著偏著頭的嬌小審神者,和自己近乎一樣的紅色雙眼跟黑髮很是吸引人。
清光總是認為,審神者對待所有的刀劍都保持著距離。
是在笑,但是沒有溫度,那紅色下傳遞的是近乎冷淡的情感。
不管是對誰都一樣,對自己也一樣。

清光知道,那是一種叫做「平等慈愛」的東西。

偶爾自己還是會忍不住的問著,我可愛嗎?你覺得我怎麼樣?川下之子、河原之子的身分如何呢?
無論怎樣,還是希望自己是特別的。
想要建立連結、僅屬於自己與對方的。
即使短暫也好,即使孩子氣也罷,但這是屬於我們特有的相處模式,不是誰都可以的那種。

所以清光要求要幫審神者擦上指甲油。

他旋上最後一瓶的蓋子。
努力的想著要怎麼樣的簡單解釋接下來要說的意涵。

「左手持刀對上右撇子會不利,劍峰會不自覺得偏右。」
「所以呢?」

清光靜靜的看著對方的雙眼。
紅色真的很適合她啊,那種跟自己個性對比、顯眼又誇張的顏色。

「心臟會容易被擊中。」

他看見對方的那抹紅色,就像是自己的顏色。

评论(1)
热度(19)

© Ning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