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處(有寫有更就丟)
基本上沒特定的CP、大概也不會開車。
最近主吃鬼灯與刀亂~

(被和諧就丟石墨跟P站)

【靈感音樂活動文】  《鬱病》-上篇
歌X審(不明顯的~)

(結果不是當時自己選擇的靈感音樂www)

音樂:Bakemonogatari ost sappuuke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tKixBdRBmE&index=27&list=RDUGP7LCDjcBU
-------------------------------------------
審神者是個患有鬱病症的人。
偶爾會像現在這樣,足不踏出房門一步,或者臥床不起。
這就是發病症狀吧?只用最微量的飲食與水免強撐著身體的機能運作,然後不與外界的任何事物做回應,如果回應了,也可能只是自裁而已。
藥研曾經這樣說過。
所以每當發現自家的主人變成這樣時,大家都會把所有看似危險或是隨手可取得的鋒利物品給放好。
一些比較年長的刀劍們會開開自己玩笑著說著

『啊!也得把自己給藏好呢。』

平時吵鬧歡騰的短刀們也會在此時收斂自己,然後好像很有一回事的互相提醒彼此要把刀給收好。厚總是在同樣身為短刀的兄弟間露出複雜的表情,然後把自己的本體塞入枕頭底下。

其實並不是經常如此,偶爾會從還算開朗的模樣,突然間就不再笑、不在說任何一句話,拒絕進食、拒絕交談、拒絕所有一切工作,有時連最基本的生活功能都會喪失。因此所有的工作在此時將停擺,身為近侍的人只好暫時承擔所有的工作分配與照顧審神者的責任。

沒有人能明白審神者現在的狀態與感受。
即使大家說了些話想讓審神者能轉換心情,但換來的也只是無止盡的沉默回應而已。於是只好就隨她待在房裡,在三餐時免強的懇求自己的主人進食那微不足道的量,好讓自己的主人不至於產生更麻煩的後果。

到底也只是個人類而已啊。

宗三看著平野端著小陶鍋從門外的廊邊走過,大概是粥品吧?

「審神者的鬱病發作了?是不是因為最近本丸雨下個不停的關係呢?」宗三捲著髮尾毫不在意的說著。

「本丸的天氣運作是由主人自己選擇的,她本來就很喜歡雨季。是因為她想照顧院子裡的紫陽花吧。」

歌仙不是很專心的回答著,他拿著鹿毛筆蘸了墨,用筆頂抵著額頭,努力地想在眼前短冊上榨出點什麼來。

快想想吧!肯定有什麼可以當創作的材料的。

他望向敞開的和式大門,在和室內的榻榻米上,宗三慵懶的側躺著身背對著他,而外頭的紫陽花開得正好,在偏紫色的紫陽花群中慢慢的因為雨水的關係使土壤的酸鹼值改變,花朵的顏色開始變成深藍色,而下著的雨水積滿後沿著屋簷大滴大滴的落下。

雨、紫陽花…還少了點什麼嗎?總不是那隻閒得發慌的籠中鳥吧?

「是說歌仙,你身為近侍不用去關心一下自己主子的狀況嗎?」

「我和平野輪班。」

喔。
宗三不鹹不淡的回應著。
而歌仙回到了一片空白的短冊上。

俳句。
由五、七、五三行十七個字組成,內容必須有個季語或是其他含有特色的語句。
現在正下著綿延小雨,看著院子總能生點什麼出來的吧。

「說起來,主人也算是個標緻的女人吧?連生的病都這麼風雅呢,你說是吧?」

宗三調侃的說著,歌仙真不明白。

「標緻的女人跟鬱病有什麼關聯性?那又不是美人專屬的病。」

「想像力不足呢~想想看,美麗又憂鬱的女子和逐日衰敗的纖弱身子,豈不是很惹人憐愛疼惜的嗎?」

歌仙對著明明沒有喝酒卻說出像酒醉一樣話的友人,不知所措。
而這位友人良心稍欠,裝模作樣的乘勝追擊

「雨季、花群、鬱病、美人、半死不活的美人。哈哈。」

歌仙放下手上的筆,啞口無言。

寫不下去了。
被搶走了,就寫不下去了。

评论
热度(9)

© Ning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