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處(有寫有更就丟)
基本上沒特定的CP、大概也不會開車。
最近主吃鬼灯與刀亂~

(被和諧就丟石墨跟P站)

《剪刀石頭布》-左文字三兄弟

《剪刀石頭布》
左文字三兄弟短打
(和睦 物理)(發現新大陸的哥哥們這樣…????)
******************************************

本丸最近流行起一種猜拳遊戲。
也不知道是誰帶進來的,但在本丸閒暇時間時大家玩得不亦樂乎,尤其是短刀們。
這個猜拳遊戲當中包含著可愛的懲罰,在彼此對坐猜拳之前,兩人間會放上一頂類似工地用的黃色帽子和一把玩具槌子。輸的人要在贏的人之前搶到帽子戴上,只要槌子不是打到頭就不算輸,算是個二輪勝負遊戲。
每當槌子落下發出〝啪嘰〞的可愛聲音時,都讓一些比較成年的刀劍們笑得闔不攏嘴。

大概是覺得這個聲響實在很搞笑的緣故。

一期一振偶爾會被年幼的弟弟們拉著玩這個遊戲,而身為眾多弟弟們大哥的他也十分配合。當五虎退猜輸的時候,一期一振總會握著槌子等待慌慌張張的五虎退摸住帽子戴上後才落下槌子。

〝啪嘰〞

短刀房內傳出稚嫩的笑聲,這是一期一振帶領的由年長者陪同晚輩的溫和玩法。

偶爾也會看到新撰組的清光跟安定端正跪坐、表情嚴肅的瞪視彼此,在不知道什麼情況下,玩具槌子被替換成木製手把、深色鐵塊的真實槌子。
由沖田刀組所帶領的充滿殺氣,如同簽生死狀的玩法。
陸奧守吉行在旁睜著眼不可置信的搖著頭。

「幕府派的都是一堆漢子…」。

除了螢丸不知道為什麼能用玩具槌子把帶著工地帽的國行給打成重傷昏迷以外,此遊戲在本丸目前沒有任何狀況。

〝啪嘰〞

那是國行的頸椎斷掉的聲音,錯誤的示範玩法。由螢丸失誤造成。

看著各刀派的年長者與晚輩們愉快的在進行這遊戲,江雪不免期望這樣的遊戲可為自己處在一室,但各自過活的兄弟們帶來更加和睦的效果。
他看向一旁懶散側躺露出骨感白腿的宗三,和坐在角落面壁不知道在想什麼小夜,江雪決定引進這套遊戲在來促進左文字派的兄弟和睦。

「…所以你就去借了?」
「是。」

宗三跟小夜默默的看著榻榻米上的黃色工地帽和塑膠製的玩具槌子,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回應自己的兄長。

小夜想起之前看到粟田口大家族們在玩這遊戲時感覺非常羨慕,雖然被一期一振邀請一起進來玩,但小夜自認為自己非常難融入這樣的大家族歡笑裡,因此默默的向一期一振禮貌的拒絕後離去。

所以小夜完全不懂玩法。

當這組道具出現在自己眼前時,說不興奮是騙人的。
他拿起這兩樣道具問起了江雪要怎麼玩?江雪用著平淡的口吻簡單的將規則解釋後三人又陷入了微妙的靜默。

「江雪,不適合…真的。」宗三如是說。

不管宗三充滿糾結和丟臉的表情,江雪直接坐在小夜的面前擺出準備猜拳的姿態。
小夜斜眼看了一下自己的大哥江雪左文字。

「我的機動比你更高一些。」
「所以?」
「我不擅長手下留情的。」
「隨意,從哪攻過來都可以。」

小夜默默的也擺出猜拳的姿勢,兩人面露冷態的直視對方。

手合嗎?現在是要準備手合了嗎?
宗三已經放棄阻止眼前的兄弟了。

「剪刀、石頭、布!」

江雪出了布,小夜出了石頭。
兩人在彼此確認的瞬間就各自抓住自己該抓住的東西,電光石火。
小夜緊抓著帽子低著頭等待江雪的玩具槌子落下。
然而
槌子並沒有落在自己的帽子上,靜默半晌後

〝啪嘰〞

握住槌子的江雪不知何故的把槌子往自己的額頭敲去…

「咦…?不是我輸了嗎…?」小夜握著帽子抬起頭來露出疑惑萬分的表情。
「你在幹嘛啊?遊戲規則不是這樣的吧?」

江雪默默的把槌子放下,然後表情凝重地皺著眉頭看向提問的宗三。

「宗三,你來玩。坐在這裡。」

江雪的聲音平淡而冷靜,他挪動自己的身體讓出位置給宗三,像是要教導自己的弟弟比遊戲更重要的發現。
宗三坐在江雪的位置面對小夜,兩人露出完全沒搞懂自家兄長怎麼了的表情。
而退出遊戲的江雪就正坐在宗三斜後方一點的位置,他低著頭背對他們好像在沉思什麼的樣子,沒再說一句話。

宗三一臉莫名其妙。

「…我們開始吧。」

小夜小聲的說著並擺出猜拳的姿勢。
宗三很無奈,真的很無奈。

「剪刀、石頭、布!」

小夜看見自己的二哥出了剪刀,而自己卻出了下風的布,但對於搶帽子戴上頭的這個速度小夜是不會輸的,在宗三還沒握住槌子之前小夜已經把帽子緊緊地帶在頭上並且弓著肩、緊閉著雙眼等待槌子落下發出可笑的聲音。

但,等待的槌子依然沒有落下。

印入宗三眼中的是自己嬌小瘦弱的么弟緊緊握住比自己頭還要大上一圈的工地帽,瑟縮起身體、緊張的閉著雙眼等待自己手中的槌子落下。
宗三的視線無法移動,微張著嘴像是發現什麼自己從來沒看過的畫面似的──想就不想直接把槌子打向坐在自己身後的兄長─江雪左文字的後腦勺上。

〝啪嘰〞

「…………….」
「…………….」
「…………….」

空氣凝結了…

小夜拉著工地帽微微的抬起頭來,一臉錯愕。
而不知道為什麼坐在自己對面,贏了卻沒道理的直接把槌子打向後方無辜兄長的宗三也對自己露出了驚訝不已的表情。

「咦…?咦?為什麼……..?欸?」
「小夜真厲害,我們兩個人輸了。」
「….宗三啊…」江雪嘆了口氣。

宗三難得露出帶有溫度的笑容。

才不是吧?你們兩個人是贏了吧?為什麼都把槌子打向錯誤的人身上啊?
還打在沒玩遊戲的人頭上!
小夜腦袋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兩位兄長到底是怎麼了。
他圓著眼看著兩位兄長露出了好像從這個遊戲中領悟出真理般的表情。
到底領悟到了什麼啊?

「宗三啊…就算是這樣也不應該把槌子打在我後腦勺上。」
「這樣是哪樣?」小夜看向江雪問著。
「沒辦法呀~這是我對兄長大人表達愛意的方式喔~」
「什麼方式?」小夜再次轉頭看著說話的宗三。
「你就這個時候才會稱呼我為兄長大人呢…」
「對呀~」

宗三發出甜膩的聲音

〝啪嘰〞

槌子落在江雪的額頭上

「我愛你唷~兄長大人。」

评论(6)
热度(60)

© Ning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