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處(有寫有更就丟)
基本上沒特定的CP、大概也不會開車。
最近主吃鬼灯與刀亂~

(被和諧就丟石墨跟P站)

『看電影-17』石青 現PA

看電影-17  石青 現PA  (莫名的就暴了字數  不好意思  不是很浪漫溫暖的故事,真是抱歉~)
--------------------------------------------

青江不喜歡看電影。
正確來說,是不喜歡去電影院看電影。
石切丸很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所以每次要看電影的時候都只好等到電影整個下檔出了DVD後再去借回家一起看,雖然並沒有什麼不好的,但是也不是所有的電影影片都可以租得到,例如─〝表達藝術型態〞的電影或是說白點─超現實主義電影。

「我不喜歡去電影院看電影。」
「我知道。」

假日被一大早約出來的青江黑著眼圈瞪著有點老舊的電影院,面色難看。
看樣子大學生活過得有點充實過頭了,雖然青江總是給人感覺很輕浮,但意外的是為了平衡學費跟生活支出,還是會非常乖巧的認真讀書與打工兼顧著,過著表面充實,實則被壓榨青春的大學生生活。

看著眼皮下方帶有青紫色黑眼圈的青江,石切丸覺得非常可愛,於是忍不住的用拇指去按壓了青江的黑眼圈。

「石切丸,因為是我的眼睛所以沒有關係。但是如果是別人的眼窩讓你這樣按,對方可能會被你擠出來的~我指的是眼珠子喔~」
「青江的眼窩構造原來和一般人不一樣嗎?」
「你的力道才是和一般人不一樣吧?」

兩個人站在電影院前的節目表來回瀏覽了幾次,目前熱門的電影彼此都沒有興趣,會安排到早場的電影要不是很熱門,就是票房很冷門的電影吧?
瀏覽了老半天,兩人都拿不定主意,來到電影院卻不是很想看電影的兩人與其他排隊買票的隊伍形成奇妙的違和感。

「石切丸,你該不會是拿看電影當藉口,實際上是想跟我約會吧?」
「嗯?是約會沒錯。」

青江累了。

於是石切丸隨便選了一個看起來就是沒什麼人想看的電影去買了票,為了讓青江一大早的血糖能升高一點還買了一堆食物跟高熱量的可樂帶了進去。
雖然裡面有三分之二最後都會跑進石切丸的肚子裡就是了。
青江默默的接過可樂跟爆米花後躺在柔軟的椅子上盯著還未播放的屏幕,雖然人是醒了所以出門,但是整個身體的器官似乎還在沉睡中,一點胃口都沒有。

這部電影根本不會有人想在美好的假日跑來看早場,果真整間影廳裏面只剩下石切丸跟青江兩個人。青江感受著影廳裡面的冷氣越發困倦,然後從耳邊不斷地傳來石切丸大口吃東西的聲音,一手可樂、一手熱狗的看起來就是很忙碌的樣子。

如果不說說話的話肯定會馬上睡著,對於願意幫自己付電影費的人來說也很失禮。
而且食物傳來的味道讓青江現在有點想吐。
所以青江撇過頭看著明明還沒播放電影卻拼命認真開始吃東西的石切丸。

「石切丸,你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到電影院看電影嗎?」
「因為很暗很冷嗎?」石切丸解決了一條熱狗。

「不是,再猜。」
「…因為不能躺著抱抱枕?」
「再猜。」

青江看著石切丸將熱狗竹籤連同外包裝的紙袋捲了起來。

「是不喜歡被打擾吧?」

石切丸將杯裝剩餘的可樂一口喝盡,在電影院發出了一點品味都沒有的聲音。
影間暗了下來,電影正式播放。
青江抿起了嘴,把視線轉回了屏幕上。

電影正式播放了十五分鐘左右,青江已經失去興趣了。
沒有任何對白、沒有其他配角,看不出任何故事主線。
從頭到尾就只有主角一個人視角的第一人稱電影,搭配著輕柔的音樂,畫面不斷的快轉跳躍,就是部充滿著藝術,然後除了導演以外大概其他人都看不太懂的藝術片。

石切丸卻非常的認真繼續吃著大桶號的爆米花…然後搭配著電影。

青江喝了一口可樂,擤了擤鼻子。

「會冷嗎?」石切丸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蓋在青江的身上,大了好幾號的外套顯得青江變得很嬌小。

「…石切丸。」
「嗯?」
「我跟你說一件事情…因為我快睡著了,我要在睡著前跟你說才可以…」
「嗯。」

我很討厭在電影院看電影。
小時候沒有足夠的零用錢可以去買電影票看電影,所以常常是走在陌生的大人身邊偷偷溜進去。
因為沒有買座位,所以只好坐在最邊邊的階梯旁跟著看,看的時候還得注意有沒有服務人員進來。如果有的話自己還得想辦法鑽進走道裡躲避服務員的視線。

但是運氣好的話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坐在位置上跟著其他人看電影。
如果有人遺留下爆米花的話還可以直接拿來吃也沒關係,反正是得丟的。

其實也不是真的很想看電影,現在想想那只是自己覺得待在影廳很像大人才會做的事情而已。
有一次意外的影廳裡面只有自己和寥寥少數的幾個人,於是自己就照著以往的方式找個適合的位置坐了下來。
在自己前方有一個長髮披肩的女人帶著大包小包的育兒用品堆在隔壁的座位上,自己則綁著嬰兒背帶抱著孩子認真的觀看電影。

但不知何故,在電影中途時嬰兒突然哭了起來,那個女人手忙腳亂的不斷的安撫孩子,甚至聽到有其他觀看電影的人出聲抱怨哭聲很吵之類的話語。
自己其實一點都不在意的,有時候難免還會覺得大人真是越長越大、包容心卻越來越小的感覺。

但是嬰兒的哭聲越來越大聲,看起來就是位新手媽媽的女人急著站起來跟大家道歉卻沒有任何人能幫她的模樣真的很可憐。

「然後…」
「然後呢?」

不知何時,石切丸似乎把所有的東西都吃完了,沒有任何咀嚼食物的聲音變得有些安靜。
青江閉著眼睛繼續說下去─

嗯…然後怎麼了呢?
那個女人坐在位置上似乎怎樣都無法安撫哭鬧的嬰兒,而後面的一些觀眾也發出各種不耐煩的抱怨。

最後─

那個女人好像摀住了自己孩子的嘴吧?
本來還聽得到一點點嬰兒的聲音,但後來也就安靜了。

總之,最後就沒有哭聲了。

順利了看完了整場的電影後大家就陸陸續續的離開了座位。
但直到影間的燈都亮了,那個女人還是靜靜的抱著孩子坐在位置上盯著一片白的屏幕動也不動的樣子,好像在想什麼。

「唔…說完了。」
「嗯。那青江你覺得那個女人當時在想什麼呢?」
「嗯…」

那個女人當時在想些什麼呢….?

青江的意識已經飄遠了,似乎模模糊糊聽到了石切丸這樣問著自己。
最後腦中都是電影裡面輕柔的配樂。

『啊…關於那個女人啊?我也想知道她當時在想些什麼啊?』

真是個奇怪的問題呢?石切丸真是奇怪斃了。

青江是被影廳的燈光給弄醒的。
電影不知何時已經結束了,連最後的一點片尾都沒能看到自己就已經睡得不省人事了。
太浪費錢了,還不如睡在床上或是沙發上好一點。
雖然是浪費別人的錢。

青江揉了揉眼睛,發現石切丸人不在座位旁,他把石切丸的外套摺好便站起來。
剛好看見石切丸從前方的座位走了上來。

「你換座位啊?」青江把外套還給了石切丸。
「沒有啊?直到電影結束前我都還坐在你旁邊,那個…垃圾是不是要拿到外面去丟?」

對於石切丸座位上的垃圾青江簡直不忍直視。

出了電影院後感受到了溫差讓青江整個人清醒了不少,睡飽後終於感受到了正常生理飢餓,時間也接近中午了。
青江拉了石切丸走進一間連鎖的速食店裡面,他看到石切丸毫不客氣的在電影院吃了一大堆東西後又為自己點了三人分的套餐。

「你沒有問題吧?」青江拿著餐盤走到座位盯著石切丸把番茄醬擠到薯條上。

「我很好啊,你覺得哪邊有問題嗎?」
「你的胃有問題。」

兩個人默默的進食了一段時間後,青江咬著吸管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問石切丸一個問題,好讓自己確定那時候不是在作夢。

「剛剛你在電影院裡面是不是問了我,關於那個女人在想什麼?」

石切丸咬著漢堡抬起了頭想了一下。

「嗯。好像是問了。」
「確定點啦!」
「問了。」

果然不是在作夢啊…真是太好了。
青江一臉惡作劇的樣子讓石切丸覺得麻煩要上身的感覺。

一大早就要把自己拉起來去電影院睡覺,如果不問一些刁難的話題會對不起自己的。

「欸~那你聽完之後你覺得那個女人當時在想些什麼啊?」青江托著腮幫子問著。

石切丸把漢堡紙揉成一團接著好像在目測旁邊的垃圾桶離自己有多遠的樣子。

「啊…你說那個啊…」

石切丸用著像是投籃一樣的動作,漂亮的把手上的紙團扔進了垃圾桶裡面。

『我哪裡會知道那個女人在想些什麼呢?我又不是很在乎。』

青江愣了一下,最後不知道是出於佩服還是敬畏的心態把自己的薯條獻給了不太溫柔而且粗神經的神官戀人了。

评论(1)
热度(6)

© Ning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