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處(有寫有更就丟)
基本上沒特定的CP、大概也不會開車。
最近主吃鬼灯與刀亂~

(被和諧就丟石墨跟P站)

《觀鶴》

《觀鶴》  無cp (一群神經病的日常)
--------------------------------------------

『長谷部君,你有聽過鶴的叫聲嗎?』
『你指哪隻?本丸的那隻還是前面的那群?』
『前面的那群。』
『沒注意過。』

燭臺切與長谷部在出陣時因為太熱衷追逐敵人而跟隊伍脫隊,現在兩人蹲在雪地上一邊挖雪一邊把敵刀的屍體_破碎的刀劍給埋進去。

兩人把敵刀埋完後就坐在雪地上看著對面一群因冬季而暫駐在此活動的鶴群。
現在只能等隊伍其他人來找了,不知道現在的形體會不會像人類一樣凍死在這,於是兩人只好像迷路的小孩一樣在原地等待其他人來救援。

兩人靜靜的看著對面的鶴群活動,不知道為什麼燭台切似乎非常感興趣的專注看著。
長谷部覺得燭台切絕對是把對面那群鶴與本丸的鶴丸想像在一起才覺得樂在其中的。

『現在不知道是不是鶴的求偶季節呢?啊…牠在跳求偶舞嗎?』

燭台切一邊說一邊傻笑的樣子讓長谷部很受不了。
絕對是想像在一起了,絕對是!

『喂!長谷部君你快看!牠追著另外一隻跑圈的樣子,果然是在求偶吧?』
『你是少女嗎?燭台切!別拽著我的手啊!』

燭台切所指的那隻鶴不知何故的鳴叫了起來,發出了響亮鶴鳴。

『…鶴的叫聲真是驚天動地…』
『對啊…鳥喙也很厲害喔。』
『…嗯…是猛禽啊…』

兩人像是腦袋短路似的交談著。

長谷部極少會去觀察欣賞什麼四季變化或是動物的可愛之處,對他來說那還不及看地圖來得有意義。所以這樣無趣的長谷部常被同僚調侃沒情調,就連自稱不懂風雅的藥研都還會稱讚『櫻花開得爛漫,顏色就像宗三的髮色一樣,很美』。
這種表面賞櫻實則玩鳥的老頭子下流戲言都能將宗三逗樂起來,沒情調的長谷部就算身在櫻吹雪中也只會把櫻色聯想到午餐肉而已。

所以長谷部只好盡力的把眼中所看到的描述出來。

『我覺得鶴的求偶跟挑釁沒什麼兩樣。』
『…如果是挑釁會互相攻擊的。』
『還不都是一邊拍動翅膀,一邊對對方大叫。』
『長谷部君…』

然而,長谷部非常認真的說著-

『如果鶴丸一邊揮著雙手一邊繞著我轉還對著我大叫,我絕對會一拳打死他!』

當長谷部發現自己不由自主的也把對面的鶴跟本丸的鶴聯想在一起時,已經是燭臺切笑到快中傷的時候了。

觀鶴#2

『所以光忠笑到差點中傷只是因為跟長谷部在看鶴群求偶?真是無聊。』

穿著正裝的鶴丸剛遠征回來,聽著出陣歸來的一期一振與鶯丸說起返程途中的事顯得不自在了起來。
沒漏看這個不自在的鶯丸突然說起了『你也是鶴啊~』這種話,理所當然戳到鶴丸的緊張點。

鶴丸當然知道對面這兩個沒事特地來告訴自己這種小事肯定在打什麼惡趣味的主意,這讓鶴丸超級不爽。

『喂!此鶴非比鶴!別想讓我做任何事啊!』
『這樣說起來鶴你也會跳求偶舞嗎?』

鶯丸軟綿綿的聲調讓鶴丸激動的站了起來。
這下鶴丸真的被激怒了。

『啊~這還得有對象呢?鶴丸殿下有心儀的對象想追求嗎?』
『會跳求偶舞嗎?我想看。』

看見一期一振與鶯丸兩個人捧著茶,端正跪坐的仰望著自己說著這種話還露出期待的表情,鶴丸差點沒忍住將腳踩在對方臉上的衝動。

『你們兩個到底有多自我才能面不改色的傷害我啊?』
『真是十分抱歉,沒考慮到無心儀對象的鶴丸殿下的感受還期待您跳舞…是在下的錯…』

喂!要多惡質才能露出那種失落的表情來道歉啊?你的王子形象要毀滅了啊!一期一振!

『咦?鶴沒有對象嗎?我可以暫時當你的對象喔~』
『啊!那鶯丸殿下會唱歌給鶴丸殿下聽嗎?』
『那是春天的事情吧?現在是冬天耶!』鶴丸忍不住的吐槽。

『那你春天的時候會跳舞給我看嗎?我會唱歌給你聽喔~鶯鳥的歌聲是報春之聲呢。』
『不會。』

鶴丸無情的回絕了。

『要等到春天呢…屆時請務必讓在下拜見鶴丸殿下的舞蹈與鶯丸殿下的歌聲。』
『你看起來等不及啊,一期一振。』
『是的,在下現在就想…』
『我不想!我不跳!我不聽!』

鶴丸賭氣準備轉身離開時,鶯丸居然拿著茶杯開始哼起歌來。

鶯哼起歌來了!!

是求偶的歌聲、是在冬季也硬要報春的歌聲、是毫無罣礙硬是拖另一隻鳥羞恥play的宣戰之聲!!

而不愧是經歷過大火灼身依然驕傲的一期一振,如同不死鳥一般的、凜然、淡定、優雅且絲毫不知尷尬為何物的認真看著唱歌的鶯丸,毫無破綻!

可怕!
太可怕了!

而當鶯丸哼完不知名的小曲時還不忘溫柔且深情的望著站在門口的鶴丸…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鶴丸。

『來~換你回應我了,鶴。』
『現在,張開您的雙翼吧!鶴丸殿下!』

一期一振握起拳頭的不知道在助勢什麼。
王子形象已經死透了。

『回應我吧。鶴喲~』
不要這時候學三日月的腔調啦!

明明兩個人是跪坐著的,鶴丸卻有種被逼盡死絕的感覺,眼下若不做點回應就離去只能證明自己氣度不夠、輸得徹底。
從此在本丸即使再多惡做劇與驚嚇換來的只會是鄙視與嘲笑啊…

已經…毫無退路了…

鶴丸仰起了頭、閉上了眼,流下不存在的淚水雙手張開舉起。如同羽翼一般的純白長袖外衣飄揚著,像隻鶴一樣的拍動著雙袖。如同鶴般的優雅纖細-

嗯。鶴丸國永像個傻瓜一樣的上下亂揮著手。

『…』
『…』
『…能給點回應嗎?兩位…』

『鶴丸殿下十分努力,在下已見識到了,謝謝。』
一期一振露出再也不想看第二次以及充滿不屑的客套笑臉。

『啊~我被吸引囉~差點就要同意你了呢~(棒讀)』眼神都已經死了,鶯丸。


鶴丸國永覺得自己的刃生就在舉起雙手的那刻失去了什麼。
不會再回來的那種。

评论(8)
热度(35)

© Ning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