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處(有寫有更就丟)
基本上沒特定的CP、大概也不會開車。
最近主吃鬼灯與刀亂~

(被和諧就丟石墨跟P站)

【靈感音樂活動文】- 《鬱病》中篇
歌X審(不明顯的~)

音樂:Bakemonogatari ost sappuuke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tKixBdRBmE&index=27&list=RDUGP7LCDjcBU
--------------------------------------------

平野將小陶鍋放在桌上。
然後拉了坐墊就氣餒的坐了下來。

「什麼也沒吃?」
「吃了三口,我餵的。」

歌仙點點頭把陶鍋蓋掀開,已經偏溫的粥幾乎像沒動過一樣的盛滿在裏頭。
他拿起了湯匙舀了一小口嚐了一下。

「味道很好的,平野。不是你的問題喔。」
「嗯…」

歌仙看著平野趴在桌上的樣子好像連他都要染起鬱病了。

「如果她不吃的話,剩下的我吃吧。我還沒用餐呢。」
「好…」

平野把頭埋在自己小小的臂膀裡,發出悶悶的聲音。

歌仙一邊吃著快要冷掉的粥,一邊看著桌上還是一片空白的短冊,開始想著下午應該要做些什麼。
正當此時,平野突然說起了他剛剛去主人房間的事情。

「裡面打掃得很乾淨。」

「嗯,應該是比平常還要整齊乾淨吧?」歌仙開始煩惱起下不停的雨,累積待洗的衣服量會可觀的嚇死人。

「為什麼…好像主人每次發病的時候房間總是特別乾淨?歌仙殿下去整理的嗎?」

「沒有,那是她自己整理的。」

「咦?」

歌仙放下手上的湯匙。

「她自己整理的。她會把工作的文書資料歸檔好,然後把散落在房間這裡一本那裡一本的書放回書架上,再去把房間掃得一乾二淨,可能還會換套乾淨的衣服,然後─」

「……」

歌仙看著平野一臉愕然,笑得從容不迫。

「接著   她就會安心發病了。」

初始刀─

歌仙兼定,笑得從容不迫。

這是個事實。
歌仙從來都沒有去打掃過審神者的房間。
事實上歌仙對整裡也不是特別在行。
在歌仙的房間中,四壁都被填滿了各種書籍及能稱得上在書房中溫雅的收藏品,幾乎可說是空間利用至盡,甚至是沒有多餘空間可言。
若從外人的眼光來看,歌仙的房間其實頗充滿壓迫感的。

至於審神者的房間雖然沒有歌仙慘,那也只是因為審神者會過一段時間後就開始大丟特丟,至於丟什麼、東西放哪也只有審神者自己知道。
所以,歌仙從來都沒有整理過自己主人的房間。

很巧合的是,在這樣大整理過後沒多久就會開始發病。
一開始還以為是這樣的整理打掃工作對主人來說太過勞累負荷,但與其說是因整理而憂鬱,倒還不如說是因憂鬱而整理吧?

歌仙喜歡收集東西,自家的主人則是對物慾需求感很不穩定。
但即使如此,看著自己的主人把東西一個個扔進垃圾袋或是裝箱時,歌仙總是非常能明白這封裝之後伴隨而來的只會是如同猛獸或是黑洞一般的空虛感而已。

但即使如此,歌仙也從來不阻止。

雖然明明知道過不了多久,她就會像斷線人偶一樣的臥床不起,但無論怎麼樣,歌仙都找不到阻止審神者收拾東西的理由。

跟自己比起來那樣的後設運作是什麼?

大概就像歌仙總是對文字十分眷戀渴求,以至於不停的收集、收藏好讓自己能填滿一些,而自己的主人則是無度的填滿,超過自己的需求後只好全部捨棄。
在整理的過程中隨著一件件東西放入垃圾袋中後才發現,自己其實根本一無所有。

接著就像大夢初醒的打擊一般,鬱病突如其來的席捲過來,剛好填滿了自己。

雖然對江雪及數珠丸那一派的佛學禪理並不甚了解,但大致上歌仙也是同意的。
那是一種存在的本質,一切都是十分虛幻短暫的,所以五蘊皆苦。
歌仙看著桌上空白的未被填滿的短冊這樣想著。

空虛感就是個本質存在的事實。

歌仙把吃完的小陶鍋與湯匙放好後推到了旁邊,盯著桌上的短冊總覺得不寫點什麼就好像無法把之後的工作做好,所以下午還是拿些時間來填補眼前的空虛吧!

平野從桌上爬起來,乖巧的把東西收好後就安靜的離開了。此時藥研拿著一碗黑乎乎的東西走了進來,藥味隨之撲鼻而來蓋過了原先食物的味道。

「唷,午安。」

「午安,藥研。要給主人餵藥了嗎?」

「嗯,再過一刻鐘就會拿過去了。」藥研把湯藥擺在桌上後一屁股的坐在剛剛平野坐下的墊子上,用下巴點了點桌上的短冊「在寫俳句?」

「還寫不太出來呢…真希望趕快寫出來後就能去把衣服洗洗晾在室內了。」

「嗯。」

簡短的交談結束後兩人在一室內陷入了自在的靜默。
其實藥研也不懂為什麼寫不出來就不能先完成其他工作,但既然是歌仙自己這麼說的那就是這樣吧?藥研沒有好奇到想知道為什麼,倒是好奇地盯著桌上的空白短冊。

歌仙覺察到後把短冊推到藥研前面,還順便遞給他一支筆與硯台。
藥研理所當然的接過。
他玩味的看著桌上的短冊揚起了嘴角。
而歌仙只是看著桌上還冒著熱氣的湯藥陷入了沉思。

藥研沾了點墨水後在短冊上遲疑了一下,接著慢慢的一筆一劃開始寫了起來。
寫到一半突然抬起頭來看著歌仙,還想著藥研是不是打算詢問自己的意見時,藥研說出了十分藥研的話

「是不是該把湯藥換成藥粉比較方便?」

「什麼…」

藥研偏著頭想了一下,接著否定了自己的答案。

「不,我看還是煎的比較好,藥效比較快。」

「……」

這人說出了藥到底是要磨的好還是煎的好,到底是想要寫些什麼啊?
診斷書還是製藥過程嗎?
歌仙繼續撐著頭望著桌上的湯藥。
約莫就是一刻鐘的時間,藥研放下了筆。

「為什麼突然寫起了俳句?不是老說自己不懂風雅之事?」

「但寫點什麼並不難,而且我寫出來的很有我自己的風格唷,你瞧。」接著他把手上寫好的短冊拿給了歌仙看,歌仙一陣臉綠。

這寫的都是些什麼…跟什麼啊?
短冊上只有大大的三個漢字,『祝安康』。
明明是用著上好的筆,不知何故,藥研一筆一劃寫出來得字體尾部都會分岔,乍看之下豪邁到不行。
完全無視俳句該有的格式,就隨意的在上面寫了三個大大的漢字填滿了整個空白。

豪邁、真的很豪邁,無視一切規則的豪邁。

「藥研…俳句不是這種格式。俳句的格式是…」

「隨便啦!反正我又不懂這些。」

「便條紙嗎?把寫詩詞用的短冊當便條紙嗎?」

「所以我就說了嘛~我又不懂風雅之事。」

「你總是用”我不懂風雅之事”來矇混過去。」

藥研拿回了短冊看了看。
胸有成竹,一臉得意,似乎很滿意自己的作品。

「是不懂。平時該說的話已經說盡,沒什麼可說的,但寄予他人之物足以表達我的關切之情就夠了。」

小小的身板、揮出豪邁的字體,把人家上好的筆寫得炸毛、並且在文人面前狠打直球….
歌仙看著藥研粗魯的把短冊塞進口袋裡,並且捧著湯藥離去的背影,真的帥氣的不行!

如果自己能像藥研那樣直接了當,事情大概就會簡單很多吧?

评论
热度(11)

© Ning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