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放置處(有寫有更就丟)
基本上沒特定的CP、大概也不會開車。
最近主吃鬼灯與刀亂~

(被和諧就丟石墨跟P站)

【兄弟散步】-左文字三兄弟

【兄弟散步】-左文字三兄弟

取了個這麼莫名其妙的標題,絕對不是什麼認真劇情。
反正我的左文字三兄弟也就這樣了….
這是一個江雪身為兄長努力要邁向兄弟和睦的故事受到了助攻….接著往奇怪的方向發展這樣。
-----------------------------------------
「最近江雪跟小夜常常偷偷摸摸的做一些害羞事情吧?」

青江在午飯期間突然就對著對面的三兄弟發起難來,三個人停下手上的飯筷愣了一下。
突然間說些什麼呢?

「害羞的事情是指什麼?」宗三把自己盤中的魚肉夾了一大塊放入青江的碗內,聲音平淡而輕柔的問著。儼然就是要賄絡。

「嗯~偶爾撞見江雪跟小夜的時候都會突然慌慌張張逃避視線、拉開距離的樣子呢。難道不是在做什麼羞羞臉的事情嗎?」

青江一開起話題後好像連飯都不想吃了,撐著臉充滿興致的看著對面三兄弟的反應。
這三兄弟的反應真的太有趣了,青江簡直不能自己。

坐在最左邊的小夜似乎在絞盡腦汁的理解青江隱喻的是什麼事件而低著頭,看著自己盤中被夾掉三分之一的烤魚,依然沒有答案。

而坐在最右邊的宗三則是放下了左手的碗改撐著頭,沒規沒矩的用右手筷子戳著自己碗中的白飯,直接把頭轉向坐在隔壁的江雪,用冷淡的眼神盯著自己兄長的側臉,一語不發。

正中間的江雪承受著自己二弟的視線攻擊,他依然佯裝平靜的低著頭繼續扒著什麼配菜也沒有的白飯。就好像出軌的丈夫被人抓包,然後承受來自妻子的沉默責難。

「白飯有這麼好吃嗎?一口一口的?」

宗三聲調平板的問著江雪,江雪動也不動。

青江忍俊不住,直接把頭撇向一旁,右手緊抓著自己褲管避免自己當下大笑出聲。
小夜好像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兩位兄長間的凝重氣氛,突然說出了這句話─

「江雪哥哥偶爾會牽著我的手去散步。」

「喔?」

青江立刻把自己大半的小菜都夾給了小夜,藉此鼓勵他繼續說下去。而宗三的視線依然死死盯著江雪的側臉,好像那是世界上最可憎的一張側臉─怎麼會長在自家兄長的臉上呢?

小夜也不疑有他的吃起了青江給的小菜。

「江雪哥哥在散步的時候偶爾也會把我扛在他的肩膀上。」小夜看向另外一個由兩張長桌倂起來吃飯的粟田口大家族「…像一期一振跟他弟弟們玩的時候那樣。」

「那─ 感覺怎麼樣呢?」青江像是鼓勵小孩一樣的認真問著。

小夜偏了頭

「很高。」

青江簡直要為小夜拍起手來了,你很努力唷~小夜。

宗三把頭轉回了自己的飯桌上,接著刻意將聲調提高但是充滿酸溜溜的方式抱怨著

「嘿~~真好吶。我也想要扛在肩膀上啊~~要是我也能有這個機會就好了呢。真是羨慕…」

接著自顧自的開始繼續進食,神色像是剛剛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的樣子。
小夜終於將臉轉向了自家的二哥,露出了略帶驚訝的表情。

「宗三哥哥也喜歡扛在肩膀上嗎?」

「嗯!喜歡啊。」能把小夜也扛在肩膀上怎麼會不喜歡呢?宗三無視在旁的江雪用著溫柔的聲音回應著小夜。

只有大哥自己獨享,豈不是太狡猾了嗎?
趁著我不在的時候擅自做什麼兄弟和睦的事情啊?一點也不和睦!
我也想把小夜扛在自己的肩頭上散步啊!

小夜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江雪快速的把吃完的碗筷收拾後站起身來。

「那就下次吧。」

宗三得意的哼了一聲。

翌日

三兄弟在櫻花紛飛的樹下散步著,目的是為了實現宗三在午飯的時候抱怨著自己也想扛肩膀一事。

江雪跟小夜允諾了他,願意實現這個純粹有心理不平衡的兄弟願望,所以跨上了肩頭。

宗三看著近在咫尺的粉色花瓣飄舞著,讓他不僅想起在織田家的時候也常常沐身在櫻花叢間。一片櫻花的花瓣掉落在自己的鼻尖上,然後隨著風往江雪的方向掉落。
他看見距離自己一段距離的小夜雖然沒什麼表情,但眼神中充滿著欣喜與好奇的看著自己………─

看著坐在江雪肩頭上的自己。

「好高。」

小夜說出了整理很久的感想。
宗三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如何呢?」

江雪穩穩的將身版瘦弱的宗三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宗三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櫻花…
開得真美啊…

兩個人身高相疊起來幾乎可攀比櫻花樹,宗三坐在江雪硬梆梆的肩頭上開始思考午飯的時候自己有沒有表達錯誤。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江雪見宗三眼神茫然的模樣稍微轉動了一下身體。

「你應該是很不習慣被扛在肩頭上吧…」

「胯下有自己兄長的頭叫我怎麼習慣。」

「是嗎?」

「…各方面都很難習慣,尤其是感覺方面的…」
宗三不想再說下去了。

小夜拉著江雪的衣角示意繼續往前走,江雪微笑的點了點頭。

三個兄弟。

江雪與坐在自己肩頭上眼神死透了的宗三和走在旁不停望向自己二哥的小夜,和睦的漫步在櫻花林間。

评论(5)
热度(67)

© Ning寧 | Powered by LOFTER